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历史上的今天:克里斯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董上行

9月25日上午,中国海军首艘两栖攻击舰在上海举行下水仪式。这意味着中国海军近年来迎来航母、万吨驱逐舰之后又将迎来一款重磅级战舰。

要问两栖攻击舰有什么用?打个比方,日本月前决定引进美制F-35B战机后,其所谓的“出云”级“直升机驱逐舰”可谓“秒变航母”。

中国海军首艘两栖攻击舰下水仪式。 海军新闻 图

以史为鉴:两栖攻击舰与惨烈的硫磺岛战役

当然,虽然航母足够吸睛,虽然两栖攻击舰直通式甲板的外型和宽阔的舰体与航母存在相似,并在搭载垂直起降战机后具备一定的航母功能,但这绝非两栖攻击舰的核心功能,甚至都不能算其重要的功能。

论及两栖攻击舰的出现、演进与使用,美国海军的经验不可忽视,也理应具备相当的参考价值。

看过《拯救大兵瑞恩》这部好莱坞经典影片的读者,可能不会忘记影片开头对美军在奥马哈滩头付出惨重伤亡场景的描述。这场诺曼底登陆战中最惨烈的战斗,恰如其分地体现了当时登陆部队作战方式的局限性。

在那个年代,尽管航母和飞机已经出现,但在登陆战中它们基本只能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提供火力掩护,而登陆部队本身只能先以大船航行至岸边,再通过网绳从大船上攀下至登陆小艇,然后乘坐小艇向德军的“大西洋壁垒”发起冲击。

这种登陆作战方式,本质上依然是平面二维式的,不仅耗时漫长,而且减少了占据地利的防御方的作战难度,使得攻击方只能以压倒性的优势兵力换取胜利。因此,我们看到滩头的少数德军仅依靠机枪碉堡和火炮阵地便能对美军造成惊人的杀伤力,看到大量的美军步兵与器材堆积在狭小的滩头任人“欺凌”。若非美军伞兵事先在诺曼底后方实施大规模伞降,只怕美军在滩头付出的伤亡还会更加惨重。

因此,在二战结束后不久,随着直升机技术的发展成熟,已经“独霸”海洋的美军便开始探索两栖登陆作战的新方式,以实现美军在必要时介入欧亚大陆的战略谋划。

1949年,苏联第一枚原子弹试爆成功。当时冷战的大幕已经落下,美军清楚地知道,如果核武器被应用于反登陆作战,那么诺曼底式的登陆作战将再无胜算——一枚原子弹即可将在滩头密集扎堆的登陆部队摧毁。

所以,美军需要以更为快速和立体的方式实现向目标滩头的兵力投送,并大幅拓展作战纵深。基于这种考虑,美军提出了“垂直包围”的作战理念,以通过舰载直升机的大规模应用实现对目标海岸侧翼和后方的占领。

这一作战理念催生了世界第一种专用两栖攻击舰的诞生——“硫磺岛”级。显然,用硫磺岛这个曾让美军付出惨重伤亡的岛屿来为舰命名,足以说明美军对这种新型军舰的期待。

“硫磺岛”级两栖攻击舰不同于早期通过航母改建的直升机突击舰,尽管它的吨位没有很大,但是它的舱室结构更合理,不仅能搭载更多的直升机,而且能搭载一个成建制的海军陆战队加强营,这使它在战场上能够成为一个强有力的作战单位。

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美军的设想虽然美好,但这是建立在假想敌不掌握制海权、己方舰机可以推进至近岸水域的前提下的。随着苏联红海军在戈尔什科夫的主政时期得到全面发展与强化,苏联海上力量已具备对美国海军发起致命挑战的能力。因此,美军也针锋相对地发展起更加强大、投送手段更丰富的第二代两栖攻击舰——被誉为一代经典的“塔拉瓦”级。

相比于其前辈,“塔拉瓦”级最主要的特征在于增加了船坞,这等于将传统直升机突击舰、船坞登陆舰和运输舰三者的功能集合为一体,使得它在不需要任何其它舰只配合的情况下,便能使用直升机、气垫登陆艇和两栖战车独立地发起登陆作战。此外,塔拉瓦级还首次搭载了“海鹞”AV-8B垂直起降战机,使得其对地打击与防空能力都进一步加强。

之后,随着苏联海军越发强大,美军又发展起了到目前仍在服役的“黄蜂”级两栖攻击舰。到这个阶段,舰体根本结构已经变动不大,最大的区别在于电子信息系统与指挥能力得到大幅强化,以适应登陆单位和电磁信号越来越多、登陆作战越来越复杂的情况。


那么,我军的两栖攻击舰,是否有发展和部署垂直起降战机的必要,使之像当前美国和日本的新型两栖攻击舰那样承担具备部分的航母功能?

笔者认为,这个问题要基于其实际用途以及武器本身的性价比两方面考虑。换句话说,就是不要事事以美军为标杆,要从自己实际出发。

美军之所以要发展F-35B来搭配其第四代美利坚级两栖攻击舰,根本上是冷战后军费遭到压缩的原因所致。为了维系美国航母力量在全球的存在,美国需要在有限的航母数量外发展相应的替代力量——这是F-35B上舰的根本原因。这么做的后果,一是舰艇过分侧重空中力量,以至于“美利坚”级首舰甚至没有空间设置坞舱;二是F-35整体项目一度困难重重,进度迟缓,成本高涨,而这大部分都是由F-35B导致的。

而对我军来说,美国需要垂直起降战机上舰的理由,目前需求并不强烈。首先,我军发展两栖战力的核心缘由很简单,即坚决维护祖国的统一和领土完整,而非像美军那样需要实现全球存在,“由海向陆”实施干预。因此,我国海军需要的航母数量是相对有限的,还看不出需要两栖攻击舰发挥航母作用的迫切需求。

其次,我军实施两栖登陆作战的潜在目标拥有不俗的岸防实力,这就更需要我军的两栖攻击舰聚焦于登陆作战本身,而非登陆与制空都要兼顾。实际上,貌似先行一步的美军已经在走回头路:2012年2月,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与海军陆战队指挥官已经签署一项备忘录,决定将从“美利坚”级的三号舰开始恢复船坞舱的构造,以恢复从水面向海岸实施突击登陆的能力,而非只依赖航空运输力量。

再次,考虑到垂直起降战机的研发成本及其功能的可替代性,这实在是一件“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事情。往远了说,苏联时期跟风发展了“雅克”系列垂直起降战机,貌似帮助其有限的舰载航空兵实现了跨越,但从实际效果看,“雅克”的研发耗费了大量的经费不说,其可靠性还极差,以致被苏军官兵冠以“和平鸽”的讽刺性绰号。往近了看,眼前的F-35B的确足够先进,但美军为它付出的资金与机会成本又有多高昂呢?

总结一下,美军四代两栖攻击舰的发展路线,是基于不同时代实际情况的见招拆招,而见招拆招的要义,就是结合自己的实际需求与对手的实际能力,通过有限的资源和技术手段达成目标。在这条路上,作为海上“首强”的美军既有过杰出的创新,也显然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我军首艘两栖攻击舰的下水,值得欢呼与庆贺。但应该看到,这本质上仍是对我军在“垂直登陆”能力上的提升,因此我军两栖攻击舰的功用更多是聚焦于登陆作战本身,而非刻意求全。

首页 - https://laoyouc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