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小李飞刀》将被翻拍 剧情与老版基本一致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汪剑涛

据深圳市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支队微信号消息,近日,广东梅州罗女士搭乘嘀嗒顺风车,被无运营资质的司机蔡某猥亵。涉嫌非法营运的涉事司机蔡某被警方行政拘留5日,并被执法支队罚款3万元并暂扣车辆30天。

对此,嘀嗒出行回应时间财经称,已将该司机永久封禁。嘀嗒出行严厉打击私下揽客的行为,并提醒乘客,已知对方脱离平台进行交易时,依然选择合乘,将给自己的出行带来安全风险,同时也是违约行为。

公开信息显示,嘀嗒出行(原名为嘀嗒拼车)2014年4月上线,正式进入顺风车领域。2017年10月,嘀嗒出行又推出出租车服务。但目前顺风车仍是其主要业务之一。官网信息显示,截至目前,嘀嗒出行平台已拥有超过9000万用户、1250万车主,已与北京、南京、杭州、温州等多个城市出租车达成合作。

是非合规车辆?

深圳市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支队微信号消息称,9月4晚,乘客罗女士从梅州市欲乘车前往广州,便通过嘀嗒顺风车平台下单,司机联系罗女士要求其取消订单到指定位置接她,收取车费200元,罗女士答应了。

上车后司机又接了一个前往深圳的订单,让罗女士意想不到的是,司机将深圳的乘客送到目的地后,要求罗女士也在深圳下车,并说可以给其减免车费20元,罗女士不同意,通过一番争执最后,罗女士向司机蔡某转账130元,打算另外乘车去广州。

途中,罗女士遭司机蔡某摸胸猥亵。罗女士立即报警, 民新派出所民警第一时间赶到将司机蔡某捕获。

调查了解后,民警怀疑该车涉嫌非法营运,便通知执法支队龙华大队前往调查。通过现场调查取证,执法人员认为司机蔡某取消订单的行为涉嫌非法营运。

该执法支队称,蔡某的行为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出租小汽车管理条例》第十条,依据《深圳经济特区出租小汽车管理条例》第五十三条第四项规定,依法对司机蔡某开具了违法行为通知书罚款3万元并暂扣车辆30天。同时,司机蔡某因猥亵女性被民新派出所行政拘留5天处罚。

对于该事件,嘀嗒出行将该案件定性为“车主私下揽客、乘客违约乘车”。嘀嗒出行对事件财经表示,嘀嗒严厉杜绝顺风车主私下联系揽客出行的行为。

《嘀嗒顺风车合乘公约 2.0》中明确规定,车主诱导乘客脱离平台交易属于违规行为,如被查证,车主将被扣除6分行为分,行为分满分12分,初始分数为满分,行为分扣至0分及以下,会对车主账户进行封禁处罚。

依据《嘀嗒顺风车合乘公约 2.0》,车主和乘客都要遵守平台顺风车相关规定。对车主而言,私下接单属违约;对乘客来说,在已知对方脱离平台进行交易的时候,应该拒绝合乘,同时也要向平台做出投诉,如果此时依然选择合乘,将给自己的出行带来安全风险,同时也是违约行为。

嘀嗒出行表示,嘀嗒出行为车主及乘客的每一次合乘均购买保险,设置安全护航,一键报警,行程监控,紧急联系人功能。如果乘客与司机脱离平台交易,则相应保险无法覆盖,相应安全功能无法发挥作用。

嘀嗒出行APP信息显示,嘀嗒出行已经对车主实现了百分百人工筛查+百分百复核+重新抽查,校验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车辆照片,与公安系统对接进行身份筛查等严格的审核机制。

不过,时间财经注意到,以上案件中,执法人员认定车主属于非法营运,是依据《深圳经济特区出租小汽车管理条例》第五十三条第四项规定内容:“无出租车营运牌照、道路运输证的小轿车及微型汽车从事载客业务的,市运政管理机关可以暂扣车辆,并处罚款三万元。”

时间财经向嘀嗒出行确认,该车主被定性为“非法营运”,是否仅仅因为该车主脱离嘀嗒出行平台、私下揽客,还是该车主的车辆本身为非合规车辆。嘀嗒出行未给处正面回复。

如果车辆本身为非合规车辆,是否意味着嘀嗒出行在审核时,存在漏洞?

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顺风车唯一的合规标准,是此前相关部门颁布的《关于规范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的实施意见》,这份文件更多的是明确顺风车的定义。

《指导意见》规定,顺风车属于私人小客车合乘,与拼车同属一脉。顺风车是需要符合固定时间、固定路线的合乘者,与私人车辆所有者分摊费用的共享出行。与此同时,合规顺风车需要满足“车辆在本市注册、七座以下非营业性小客车、车辆所有人为个人、通过环保检测和车辆安全检测、投保车上人员责任险”等条件。

另外,按照官方规定,顺风车每天接单数须在4单以内,有的地方政府甚至规定日单量上限仅为2单。日单量的限制不仅直接关系顺风车平台的收入,更影响着整个顺风车行业的运转。合规,一方面是监管判定符合资质与否的条件,另一方面是为便利监管做出的规定。

管理漏洞

时间财经梳理发现,自从去年8月滴滴顺风车出事、下线顺风车业务之后,与滴滴同期出现的各大出行平台如高德、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易到等也陆续下线了顺风车业务,仅有嘀嗒出行将顺风车业务保留了下来,且成为其主要业务之一,只是暂停了深夜服务。目前,在顺风车领域,与嘀嗒出行展开竞争的,主要是今年1月才进入该领域的“哈啰出行”。

不过,一位接近嘀嗒出行高层的人士近日向媒体透露,“滴滴顺风车出事之后,嘀嗒非常忐忑。”但嘀嗒出行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做顺风车。

据滴滴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此前,滴滴顺风车GMV每年环比增长50%。2017年,滴滴顺风车的GMV接近200亿人民币左右,收入是20亿人民币,净利润接近9亿人民币。滴滴顺风车净利润曾占据了滴滴净利润的9成之多,承担了滴滴的主利润来源。

过去一年,是嘀嗒出行快速发展的一年。滴滴等出行平台顺风车的缺位,刺激了嘀嗒出行顺风车业务的增长。

时间财经此前梳理的资料显示,在滴滴顺风车乐清事件之后,嘀嗒出行APP进入苹果商店总榜前十,停留数天。七麦数据显示,2018年8月27日开始,嘀嗒出行的苹果总榜排名从此前的百名左右,提升到第10名左右。彼时,正是滴滴“顺风车事件”发酵的关键时间点。

今年8月底,界面报道称,去年10月左右,大概有接近两百万的车主新增到嘀嗒顺风车平台排队等待审核。据曾看过嘀嗒这个标的的投资人透露,在嘀嗒顺风车下线的期间,嘀嗒顺风车数据直接翻了6倍,达到70万的日订单。但李金龙对这一数据未予置评。

嘀嗒出行在宣传中一直强调其各项管理措施的严谨性。不过,近日的一则报道暴露了嘀嗒出行管理上的某些漏洞。

中新经纬报道称,近日,多位嘀嗒出行乘客告诉该媒体,在嘀嗒出行平台上预约了出租车,等车到了才发现,出租车车牌号与平台订单并不一致。当被问及“为什么车牌号与平台显示不一致呢?”,司机只是说:“朋友车坏了,我替他出趟活儿。”

中新经纬调查发现,其实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这些乘客的订单信息被人转卖了。而在嘀嗒平台上安装“外挂”抢预约单、加钱买卖预约单在出租车司机圈已经成为了“公开的秘密”,一单最高可卖到100元。

去年在嘀嗒平台上注册了账号的出租车司机陈师傅称,“每天都有人往我所在的接单微信群里面卖预约单子,这些单子根据出发时间、路程远近等不同,卖价也不同,大多数是10元到20元,有的单子也能卖到100元。像单程就要400元的单子还是有人愿意买的。你在群里说确定要买,对方就会私信把联系方式和订单信息发给你,买的人按照订单信息去接乘客就行了。”

而这些卖单子的人,很多并不是正规的出租车司机。一般来说,受账号分数、抢单区域等多个因素的限制,出租车抢预约单比较困难,而群里那些卖家之所以有源源不断的预约单信息出售,因为他们安装了抢单“外挂”。(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laoyoucm.com